筑梦中国 让青春出彩
来源/作者:陕西日报  日期::2013-08-08  阅读:1005

  百年前,梁启超在《少年中国说》中表达了这样的观点:少年人常思将来;惟思将来也,故生希望心;惟希望也,故进取。
  无论何时,青春都是充满梦想与希望的人生阶段。在“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共同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的时代下,作为“中国梦”重要构成的一个个“青年梦”,是否都能拥有绚丽绽放的舞台?
  每天叫醒我的,不是闹钟是梦想
  “目标要定在踮起脚尖能够实现的位置。”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第五研究院载人航天电气工程总体研究室主管设计师王鹏鹏说,人生的每个阶段都要有不同的梦想,“让自己不懈追求”。
  因为“神九”任务期间担任飞行控制任务,“80后”女孩王鹏鹏被同事亲切地称为“神九妹”。如今,在“神十”任务中仍将从事飞船系统调度工作的她,正为着新的梦想忙碌。
  这份在旁人看来很酷的工作,实际上很苦、很枯燥。“有争吵,有迷茫,有彷徨,有时候觉得自己很累。”王鹏鹏坦言,“即便如此,我还是很喜欢那句话:每天叫醒我的,不是闹钟是梦想。”
  梦想,同样是尚贞涛奋斗在崎岖创业道路上的动力。
  12年前,18岁的尚贞涛揣着42元钱,从湖北老家坐了30多个小时火车到浙江杭州的一所大学报到。当时,他最大的愿望是通过打工把大学念完。然而,12年后,30岁的尚贞涛已身价千万,拥有5家互联网企业。
  “创业,不仅让我实现了自己的价值,也让我能够帮助别人。”尚贞涛说,作为“80后”,他觉得梦想里更多的是责任。
  在杭州,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像尚贞涛一样,通过创业实现梦想。根据杭州大学创业联盟提供的数据,杭州大学生自主创业率为4%-5%,存活率达到近30%,在册大学生创业企业已有近6000家,其中产值上亿元的企业有5家。
  “现在年轻人的就业与创业,相对过去是存在一些困难,但依然有一大批人脱颖而出。这些人一定是不服输、不认命,用建设性心态走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青年研究所副所长邓希泉认为,实现梦想需要青年用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权威的大无畏精神,面对人生的各种挑战。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这句流行在青年中的感慨,含蓄道出了面对现实的诸多无奈与不满。
  从寒门学子难以凭“知识改变命运”,到农民工“城乡两无依”的迷茫,还有“北漂”的惆怅,以及“屌丝”的自嘲,一部分青年群体在教育、就业、创业、住房等领域遭遇的种种不合理和不公平,成为“骨感”现实的注脚。
  清华大学一项关于加分制度如何影响高考录取概率的调研分析显示,尽管农民子弟在所有数据中所占比例不低,但考上985、211等重点高校的比例偏低。如果考虑“加分制度”因素,来自干部、企业家家庭的学生考上好大学的比例远超农家子弟。
  “青少年在很多方面都处于弱势地位,能‘拼爹’的也许可以获得多一些机会。但如果爹妈帮不上忙,很可能就感到极大的心理落差。”主持这项调研的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社会学家李强认为,机会意味着获得各种资源,如果工作、编制、户口等资源过于集中,甚至被垄断,大多数人也就失去了机会。有竞争能力的群体一旦变成没有机会的群体,可能会引发巨大的社会风险。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在其发布的《2011年青年社会心态》专题研究报告中指出,部分青年人难以平衡炫富、仇富的不良心态,一些弱势群体与边缘群体会因自身地位状况而引发社会泄愤行为,一些青年因拜金主义而不惜丧失道德底线去做一些违法事情……
  邓希泉认为,如果一个青年努力和素质兼具,却因没有社会资源难以获得更好的机会,遭遇发展“天花板”,这个青年的能力就无法有效发挥,人生价值也被“人为”地打了折扣。
  比如创业,尽管很多年轻人都有这样的梦想,但不少人因为缺乏条件,只能让想法在心中翻腾。即便在创业环境较好的杭州,大学生创业依旧面临重重困难。根据杭州市团委、工商行政管理局等多个部门调查,目前大学生创业的难题包括资金不足、赋税过重等,他们渴望政府提供融资服务和市场拓展帮助。
  “只有充分激发来自中下层家庭青年的主观能动性,让他们平等拥有向上流动的机会,社会的财富与创造力才能充分涌现。”邓希泉认为,一个阶层固化的社会,势必使青年产生职业和精神方面的懈怠,失去昂扬向上和努力奋斗的精神状态。
  青春需要梦想,梦想呼唤机会
  对王鹏鹏而言,“神九”让自己幸运地拥有了一个实现梦想的舞台。现在,“神十”飞天将成为她新的梦想和舞台。
  “如果没有单位‘不拘一格’的用人制度,年轻人或许只能成为‘跑龙套’的角色,无法得到站在舞台中央展示才华的机会。”王鹏鹏说,社会应尽可能给予青年人更多实现梦想的机会。
  26岁的青年农民工李想(化名)做梦都希望能有一份可以让他成家养家的工作。在全球最大的电子产业专业制造商富士康集团的生产车间一线已工作了两年,李想说,自己看到的天色,永远是黎明和夜幕,其他时间都在流水线日光灯下,月收入却只有2500元。乏善可陈的收入,没有学历和技术,让成家立业变成一个遥远的梦。
  邓希泉直言,青年的发展离不开丰富且公平的机会,但这些宝贵资源往往垄断在“成人世界”里。随着社会的发展与进步,青年的自我发展意识越来越明确,在关系其切实利益的政策制定过程中,青年群体应被赋予更多的参与权,让他们主动表达自身需求,而不是仅仅寄希望于“成人世界”的给予和自觉。
  李强认为,面对长期积累下来的思想观念障碍以及利益固化的藩篱,中国社会还需要经历一个相当长的过程,才能实现规则重建。除了某几个特殊领域,应让市场在资源配置方面发挥更大作用,减少行政权力的过度干预。
  有学者指出,当社会作出“只要你努力,就有机会取得成功”的承诺时,政府应为这个承诺的实现提供条件。“中国梦”必须化为政府纠正不平等的资源、权利、机会分配以及利益分配的行动。青年实现“中国梦”,尤须这样的社会“土壤”。
  “如果我们为青年人提供的机会太少,如果青年的成功只能在少数几个渠道里一味地‘熬’,那么这个制度在设计上一定有问题。”李强说,机会公正不公正,主要还在于制度设计的细节,确保能为多数人提供展示才华的机会和舞台,“让青年真正看到出彩的道路有千万条”。

打印本文